1. <tbody id="8mk8r"></tbody>

      你的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公司新聞

      社保繳費地方樣本:個別地方政府將低費率當作招商引資“籌碼”

      2018-9-8 8:17:18      點擊:

      社保繳費地方樣本:個別地方政府將低費率當作招商引資籌碼

      近日,個稅改革方案獲得通過。隨著新個稅改革方案落地實施進入倒計時,社會保險費交由稅務部門統一征收的話題也再次被翻出來,并引發社會的廣泛討論。

      而在96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也強調,目前全國養老金累計結余較多,可以確保按時足額發放,在社保征收機構改革到位前,各地要一律保持現有征收政策不變,同時抓緊研究適當降低社保費率,確?傮w上不增加企業負擔,以激發市場活力,引導社會預期向好。

      一直以來,我國大多數地區的社保繳費和稅務征繳屬于兩個體系,這也造成了很多企業在社保繳費中就低不就高的情況。一旦社保繳費規范化之后,將可能給原來在本地繳納社保費用的企業帶來用工成本的上升。

      值得注意的是,一些企業此前未能夠按照規定如實繳納社保,一方面是企業在申報過程中有意隱瞞,另一方面是部分地方政府將降低社保繳費水平看成是改善當地營商環境的手段,一些地區甚至把降低社保繳費費率作為當地招商引資的重要籌碼。

      安徽、江西等多地曾出臺政策為降低社保繳費費率亮綠燈。比如:安徽池州市提出,繳納社會保險費的基數可按全省平均工資的60%或高于60%自行選擇;江西崇義縣企業及職工辦理參保登記申報繳納基本養老保險費,允許其按全省上年度在崗職工月平均工資的60%作為月繳費基數。

      20183月,中共中央印發的《深化黨和國家機構改革方案》中提到:為提高社會保險資金征管效率,將基本養老保險費、基本醫療保險費、失業保險費等各項社會保險費交由稅務部門統一征收。

      今年8月底,新的個稅改革方案發布。大家正為此帶來的減輕稅收負擔而高興的同時,另一部分人和企業則感到擔憂,因為個稅與社會保險費均交由稅務部門統一征收,原本按照低標準申報社保繳費的行為將被遏制,規范社保繳費后可能使得一些企業用工成本增加。

      值得注意的是,多年來,采取較低的社保繳費費率不僅僅是一些企業在有意為之,甚至一些地方政府也在推波助瀾,把其作為本地招商引資、改善營商環境的籌碼。

      例如,在《池州市加快工業經濟發展若干政策》(池發〔200611號)文件中指出,企業可以采取分步實施的辦法參加社會保險,但最遲要在3年之內為全部職工辦理養老、失業、醫療、工傷等各項社會保險。繳納社會保險費的基數可按全省平均工資的60%或高于60%自行選擇,其中失業保險費的基數可按不低于當地最低工資標準自行選擇;攫B老保險可按城鎮個體勞動者參保規定參加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基本醫療保險,企業可根據自身狀況,并結合職工個人意愿,在現行費率(8.5%)基礎上下浮3個百分點繳納統籌住院醫療費用,職工個人不繳費,也不享受門特醫療及個人賬戶待遇。

      江西崇義縣《招商引資政策指南》中明確指出,根據國家部署,階段性降低社會保險費,在2015年降低失業、工傷、生育保險費率的基礎上,從201651日起兩年內,將城鎮職工基本養老保險單位繳費比例由現行的20%降至19%,將失業保險費率由現行的2%降至1%。給予企業養老保險參保申報繳費優惠,企業及職工辦理參保登記申報繳納基本養老保險費,允許其按全省上年度在崗職工月平均工資的60%作為月繳費基數。

      一位東部地區的公務員,雖然在招商引資的文件上沒有明確社保的繳費基數,但這些都是可以進行協商的,政府也是默認的。招商進來的企業基本上社保繳費基數都是60%。

      一位西部省份負責當地招商工作的人員向《每日經濟新聞》記者介紹,為了做好招商引資,政府給予企業的優惠條件非常多,文件上面沒有規定的政策都可以談;有些是企業和職工商量不繳納社保,政府也不會干預,至于按照平均工資的60%作為月繳費基數,更是行業內通行的做法。

      統一征收將限制企業違規行為

      在社保繳費方面,國家有明確規定,各地也有明確的標準。一般以上一年度本人工資收入為繳費基數。職工工資收入高于當地上年度職工平均工資300%的,以當地上年度職工平均工資的300%為繳費基數;職工工資收入低于當地上一年職工平均工資60%的,以當地上一年職工平均工資的60%為繳費基數;職工工資在60%~300%之間的,按實申報。

      雖然各地可能會有一定的差異,但絕大多數職工工資都是處于當地上年度職工平均工資60%~300%之間,也就是處于如實申報的要求之下。然而,實際情況卻相差甚遠。51社保發布《中國企業社保白皮書2018》顯示,基數合規企業比例呈現兩極分化,一方面,社;鶖低耆弦幍钠髽I增加至27%,比上年小幅提升3個百分點;另一方面,仍然有31.7%的企業統一按最低基數下限參保。

      一位地方公務員告訴根據中共中央要求,從201911日起,將基本養老保險費、基本醫療保險費、失業保險費、工傷保險費、生育保險費等各項社會保險費交由稅務部門統一征收。改革之后,企業將難以按照最低基數的方式參保,這樣可以非常大地限制企業違規行為。

      對此,上海人才服務行業協會副會長、北京中關村人才協會勞動關系首席顧問魏浩征認為,受此影響****的主要是一些勞動力密集型的企業,服務業里面勞動力密集型的行業如酒店、餐飲、物流,還有傳統的制造業,如服裝制造業生產線,另外還有一些互聯網公司。

      魏浩征認為,在勞動力密集型行業里,企業的人工成本要占到總成本的40%甚至50%,而如果社保成本再加進去的話,人力成本還可能進一步增加。

      如何化解社保繳費從嚴給企業帶來的影響呢?對此,中金公司首席經濟學家梁紅認為,較高的社保繳存比例增加了企業負擔,不利于企業經營和投資;降低了個人的可支配收入,不利于消費;在當前的宏觀背景下負面影響更加突出,降低繳存比例已是當務之急。

      1. <tbody id="8mk8r"></tbody>

        {关键词}